【笃行教育数学】深山辗转38年 教师称终生愿望送太行娃“出山”


发布时间:2021-04-18 09:48:30 阅读量:8996 作者:书孝

附近村民打听到,“赵家庄有个赵老师讲课讲得好”,拿着一筐鸡蛋,刚摘的玉米、豆角来请先生笃行教育数学。赵家庄联办小学、西岸小学、刘家坪联办小学、胡塔梁村小学、下观音堂村小学、李台村小学……他的整个教师生涯就是在附近几个村子里来来回回,如是度过。“最多的时候,一个班有53个学生,最少的时候只有4个。即便是4个学生,也得分两个年级讲课。”

除了他自己没人说得清他转过多少个山村学校、教过多少个学生笃行教育数学。2011年,他又回到赵家庄村联办小学,从教师的岗位上退了下来。赵石锤说,这38年他只干过一件事:当山村教师;这38年来,他只有一个念想:把山里娃送出大山。

有“华北脊梁”之称的太行山,是中国东部地区的重要山脉和地理分界线。抗日战争时期,这里是八路军抗日的主战场,建立了第一个敌后抗日根据地——晋察冀根据地和最大的抗日根据地——晋冀鲁豫根据地。 新中国从这里走来。在“中国革命最后一个农村指挥所”西柏坡,毛主席和党中央指挥了震惊世界的三大战役,召开了中共七届二中全会,确定了组建新中国的有关事项。

太行山目前是国家扶贫开发的重要区域之一,散落着河北省大多数国家级贫困县。仅在石家庄西部山区6县中,行唐、灵寿、赞皇、平山等4县为“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”。太行山还是中国希望工程起航的地方。希望工程的第一块基石铺在河北涞源县桃木疙瘩村,第一位受助人是名叫张胜利的初中生。张艺谋电影《一个都不能少》中的魏敏芝和张慧科所在的河北省赤城县,也属于“燕山——太行山”集中连片特困扶贫地区。

赵石锤1973年开始从教,2011年退休,历时38年,堪称石家庄西部太行山区教育的一部“真人图书”。

1951年,赵石锤出生于平山县下槐镇赵家庄村,和那个年代多数年轻人一样,童年在政治运动、大饥荒中度过。“那时候穷啊,吃过糠、咽过刺槐叶子,直到消化不下去,把肚子涨到老大,肠子穿孔,嘴里吐血。”

外面穷,山里人更穷。没食吃牲口都养不大。赵石锤记得,猪养两年,才长到八十几斤。一到过年宰只猪,一村人面对这锅肉可咋分?

1969年,“为了吃顿饱饭”,在村子里刚读完初二的赵石锤参军入伍。四年时间里,他恶补文化知识。他是部队的文艺骨干,会拉二胡,能吹口琴;他口才好,能说会讲。

外边的世界天翻地覆,山里的人们还是刀耕火种。那年月,从平山县城到赵家庄没有一条好路。一到下大雨,雨水卷着山石往下滚;雨停了,山里人卷着裤腿,走一步一个坑,一步一腿泥。

赵石锤决定回村,想把跟他一样的村里娃都送出去,见识见识大世界。1973年,文革尾声,教学开始恢复。村干部跟他说:村小学缺个教书先生,一个月给30工分,补助2块钱,你干吗?

“我干。”他二话没说,接过小学课本第二天就去上课了。

教室是一个破旧的民房,窗户是麻纸糊的,山风呼呼一吹,就是几个大窟窿,以至于那段时间赵石锤反复在做的一件事情就是“糊纸”。土垒的台子搭个木板就是讲台了,几条长板凳,几块长木板搭的课桌,十几个学生挤成一排,能多挤一个是一个。

从一年级到五年级,四十多个学生,一个教室,就他一个老师。赵石锤说,“山村教师不好当,得是八角席子。”在1977年赵家村与附近几个村小学联办之前,他身兼赵家庄村小的校长、教导主任、班主任、教师、保姆和维修工。

一年级的孩子,上厕所还不会呢,他得把屎把尿;冬天生炉子,烧热水,他是维修工;上课时,他得“动静搭配,眼观六路耳听八方。看着一年级、二年级、三年级学生,给四年级学生讲课,脑子还得想着五年级。”

城市里的孩子和教师,大概无法想象这个被称为“复式班”的、纯中国农村特色的教学方式是如何进行的。“一堂课开始,一二三年级讲语文,四五年级讲数学,先布置一年级做作业,再给五年级讲课,讲完15分钟以后,再给一年级讲作业。不能让一个孩子上课没事做,开小差儿。”

一堂课相当于要上60分钟,孩子们能动静结合,赵石锤则要不停的讲课,在一到五年级之间转换角色。他开玩笑对记者说,能松一口气的是体育课和音乐课,因为终于可以不分班了。

他说,去的最远的村子是观音堂乡的李台村,距离赵家庄30多里,骑自行车要近三个小时。那时候,他每周五放学回到在赵家庄的家里,周日下午又骑车回李台村的教学点。在那一待就是六年,没有误过一天课。

以至于他的大儿子赵东波至今能想起的,总是父亲蹬着自行车来去匆匆的背影。“他和学生待的时间比我们还多。”

1998年冬天罕见的大雪降临河北,雪封了山。刚好是一个周末,赵石锤心想着,明天雪能小点吧。没想到,周一一大早,雪下得更紧了。自行车是没法骑了,再不出发就得误了课。他到外面拾了跟木棍,扭头回家拿起包就往雪地里走。

雪已经盖过膝盖,三十里的山路连一个歇脚的地方都没有,天地一片白,一片茫然笃行教育数学。那样窄的羊肠小道,旁边就是深不见底的山谷,赵石锤已经想不起来他是怎么样一步一步挪到学校的。

村民们没想到这样的天气老师还会来上课。他一户一户敲开学生的家门,召集他们上课去。赵石锤说,他永远都记得村民脸上的意外和感动,“山里的孩子上学本来就不易,如果作为老师都随便不来上课,在学生心中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?我想让孩子们知道,上学是天大的事情。”

有家里经济条件差的,家长不让孩子上学了,赵石锤上门苦口婆心劝说,他垫钱给学生上课;有单亲家庭的孩子,家里没人管饭的他管。小学升学考试前,他熬夜准备好题好卷,“就盼着能多往重点中学送几个孩子,多让几个孩子走出山。”

质朴的山民没有文化,却敬仰文化人。逢年过节,他们杀鸡宰羊,以请到老师来家吃顿饭为荣。多少年过去了,赵石锤也数不清楚自己教了多少学生,有多少学生在他的指引下走出山沟沟。只记得,他挺直的脊背开始弯曲,走山路不那么利索了,头发由黑变白、由多变少。

2011年,他从教师的岗位上退了下来,赵家庄村联办小学是他的最后一站,37年前的他正是从这里走上讲台。退休后的他到石家庄照看上小学的孙儿赵宜川,8岁的孙儿会上网,去过很多大城市看过许多课外书。“农村的孩子和城市的孩子起点相差太多了。”赵石锤感叹。

2011年还发生了另外一件大事,石家庄在所辖的6个山区县开展一项“山区教育扶贫工程”工程,计划利用2-3年时间,高标准新建6所城区寄宿制初中,新、改扩建50所中心乡镇(学区)寄宿制小学,使深山区学生全部免费到寄宿制学校就读。

在赵石锤所在的下槐学区,一所由原来的中学改建成的观音堂乡中心小学迎来了200名学生,其中102名住宿生。在由8个孩子组成的宿舍里,安装了暖气片,宽敞整洁,学校安排了电脑课,教师多是大学本科毕业。

赵石锤一辈子的梦想成了真,却似乎从此与他无关。他说,从前是自己进山把孩子带出来,如今是孩子们自动出山来受教育,师资更好了,教学质量提高了,老师也减负了。

对于实施这项工程的目的,中共河北省委常委、石家庄市委书记孙瑞彬此前对媒体表示,“这样做就是为了让山区孩子接受良好教育,逐步引导山区人走出大山,走上彻底脱贫致富的路子。”(完)

根据地 教师 抗日

上一篇: 学生校内被撞伤索赔108万 教授:不接受不合理要求

下一篇: 五年级学生创作玄幻小说 母亲担心成绩下滑阻止

网友评论:

来自晋州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1-04-18

一生一世的爱情,并不是嘴上说说的。如果承诺有用,就不会有那么多分离。如果只靠感情有用,就不会有那么多背叛。把爱挂在嘴边,不如把人放在心上。回复


来自万宁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1-04-18

生活就是这样,脚长在自己身上,往前走就对了,直到向往的风景,变成走过的地方。人生本来就是一场即兴演出,踩着别人的脚印,开辟出自己的领土。回复


来自盐城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1-04-18

我想许多事情都是这样,善始未必善终,本想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,却不想,你执琴弓,割我若弦。回复


来自仁怀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1-04-18

真想就这样对喜欢的人好,不多想,不求结果,没有目的,不问往后。就这样,顺着时间的脉络,日复一日的温柔下去。回复


来自青岛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1-04-18

别动不动就以后啊未来啊,我都不想听,我只知道今天中午我说想看电影,晚上下班你会不会买好票说带我去。回复


来自慈溪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1-04-17

我们花了两年学会说话,却要花上六十年来学会闭嘴。大多数时候,我们说得越多,彼此的距离却越远,矛盾也越多。在沟通中,大多数人总是急于表达自己,一吐为快,却一点也不懂对方。两年学说话,一生学闭嘴。懂与不懂,不多说。心乱心静,慢慢说。若真没话,就别说。回复


来自台南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1-04-17

我还在原地等你,你却已经忘记曾来过这里。回复


来自鹤壁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1-04-17

爱是一场催眠,醒来之后你被谁吸了灵。这就是为什么爱过之后,总觉得不仅失去他,也失去了一部分自己。被爱的人总是掌灵者,去爱的人反而失魂。在每段真心付出的感情中,总有一个人献祭了灵魂,收获了残忍。回复


来自赤水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1-04-16

请不要假装对我好,我很傻,会当真的。回复


来自枣庄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1-04-16

多少情侣只是大吵了一架,等来的不是“我们好好聊一聊吧”却是“我们真的不适合分手吧。”然后就再也回不去了。真的,一个拥抱就能解决的事情请别说分手。回复


热门专题